[老烟斗鬼故事]惊奇实录29:食忆者

不少人,都有健忘的毛病。但健忘这事儿,有时还真会惹出大祸。

我记得,前阵子收拾档案,就发现过这么一份档案:

最近,每天早上起来,李弘总觉得忘了点什么。

这种感觉很奇妙,一睁开眼,他就觉得似乎该做什么,却睁大眼睛想了大半天,脑中一片空白。无奈之下,洗把脸,穿戴整齐,上班去了。

一整天,这种奇怪的感觉挥之不去。不过,后来渐渐也习惯了。直至那天,在夜宵的大排档上,碰到了那名黑衣男子。

那晚,李弘加完班,就开车到常去的大排档吃夜宵。正吃着,有名黑衣男子却不请自来,坐在了对面。在李弘讶异的目光中,黑衣男子冷冷地说:“我知道,你肯定不记得我了!你上次把记忆卖给了我,还约好今晚在这里再次交易你的记忆。”

李弘一脸茫然。不过,这样的反应,似乎在男子的预料之中。接着,男人说了一件事,令李弘瞠目结舌。

在这个城市里,有一种特殊的职业,叫食忆者。他们买来并食用别人的记忆,再转卖给需要的人。而李弘,就是食忆者的顾客之一。上次,食忆者从李弘处买来了一份记忆,两人约定,今天在这里进行下一次交易。

李弘问:“能不能说说,我上次卖给你的记忆是什么?”

食忆者拿出一份合同。李弘一看,自己出售的记忆竟然是关于吃早餐的记忆!他以前从不吃早餐,导致肠胃不好。后来,每天早上起来的第一件事,就是喝一杯温水,再吃一份营养早餐。合同上写明,出售这个记忆,李弘得到了一笔不菲的金额!

看着那个数字,李弘真的呆住了!他没想到,这么一个微不足道的记忆,竟然值这么多钱?他讶异地问:“奇怪,我怎么一点也没印象?”

食忆者笑了笑:“当然,和这个相关的记忆,都卖给我了,你怎么会记得?出售记忆后,你就再也不记得相关的交易,生命中也不会再有类似的行为。比如,你把吃早餐和喝温水的记忆卖给我,你就没有了这个记忆,以后早上也不会再吃早餐和喝温水了。”

难怪,最近总觉得忘了什么,原来是这事!据对方所说,自己上次和他交易后,觉得特别值得,所以才约定今天再次交易。李弘每个星期的这一天,都会来这里吃夜宵,这事他雷打不动的习惯。所以,哪怕事后已经没有了约定的记忆,但他还是来到了这里,而食忆者也如约而至。

想了想,李弘也就释然了。不吃早餐,也没什么大影响。这么一个微小的记忆,都能卖出这么一个大价钱,那真是天上掉下的大馅饼了。他还记得,最近账户突然多了笔巨款,原来还一直疑惑不解,现在一想,不就是上次交易得来的钱吗?

李弘问对方,这次需要什么记忆?

食忆者说:“食用你脑中那一部分的记忆,一是取决于你的意愿,愿意出售什么记忆;二来是看市场需求。如果按你自己的意愿,价钱当然会低一点。如果市场急需的记忆,而你又恰好有,也愿意出售,这样价钱就会高得多了。”

对方提到,有人愿意出高价收购,关于开车时不讲电话的记忆。听到价钱的同时,李弘差点笑出声。购买者是不是脑子有问题,花这么高的价钱,买如此简单的一个小记忆?可看这食忆者的脸色,不像是开玩笑。

于是,刚好有这个习惯的李弘,一口就答应下来。开车不讲电话,是他一贯以来的坚持,也是脑中根深蒂固的记忆。可想想,开车时偶尔接个电话,也真没什么。

两人交易妥当后,食忆者离开了。

这一次,李弘事先将事情经过写在了本子上。隔天起来,他习惯性地翻开本子看。发现自己再次出售记忆后,他登陆了网上银行,果然发现存款一夜间多了许多!

食忆者并没有食言!李弘真不敢相信,一个微不足道的记忆,就能换来这么多钱!这样下去,发财岂不是指日可待?

开着车去上班,李弘好像还在梦中一般。路上,手机响了,李弘不假思索地接通了。对方听说他在开车,惊讶地说:“太阳从西边出来了,你开车也会接电话?”

是呀,以前开车时,就算手机响个不停,李弘也不会接的。李弘脑子里顿时闪过一个念头,看来一旦将记忆卖给食忆者,自己的记忆和习惯就会从此消失,哪怕有意识地想重拾同样的举动,也办不到了。

确实,李弘尽力想恢复过去开车不接电话的习惯,却无法做到。每次手机一响,他就像失去意识一般,一定会将电话接通。意识到了这一点,他心里隐隐有些不安。但转念一想,和那笔巨款比起来,这根本微不足道。

没几天,李弘已经适应了这样的生活,也一直盘算着再卖点记忆赚钱。

这天,他上班后,和哥们聊起了天。哥们说最近缺钱,正发愁呢!李弘想到了食忆者,于是将这阵子的奇遇一一说给哥们听。本来这事挺离奇的,可活生生的例子摆在眼前,不由得对方不信。李弘将食忆者的联系方式给了哥们,并祝他好运。

没想到,隔天一早,哥们就一脸神秘地将李弘拉到一旁,先是道谢,然后说:“真的,我没想到天上还会掉馅饼!不过是卖了一个很微不足道的记忆,结果就赚了一大笔钱。真的谢谢了,下班后请你吃饭。”

不过,没过几天,李弘就听到了一个坏消息。这天,他一上班,同事就告诉他,那位哥们严重骨折,要修养好长一段时间,现在正在医院里治疗呢!

事情来得太突然,李弘总觉得难以相信。赶到医院,哥们正躺在病床上,病恹恹的,脚上缠满了厚厚的纱布。看到李弘,哥们哭丧着脸说:“都怪我,不该把记忆卖给食忆者!”

在李弘讶异的眼光中,哥们说了事情的经过。原来,他所在的小区正在修路,有一处下水道洞口没了铁盖,不少人走夜路都因此吃了亏。哥们每次回去,都会提醒自己,要绕开下水道的洞口,因此倒也相安无事。前几天,当考虑到把什么记忆卖给食忆者时,哥们的脑中就浮现出了这件事。他试着说,想把这个记忆卖给食忆者,没想到对方一口就答应,还开出了不菲的价钱。哥们以为捡到了大便宜,连忙成交了。

可没想到,意外来得这么快!哥们发现,把记忆卖出后,之后不管以何种方式提醒自己,都没有效果。连着几个晚上,他都差点掉进下水道洞口。昨晚,哥们又一脚踏进了洞口,这次没那么幸运了,整个人掉了下去。那么深的地方,一下子就让他严重骨折了。

这也是李弘这阵子的担心。记忆出售后,就不会再次出现在脑海里。不管事前如何提醒自己,事发时总会重蹈覆辙。看到哥们遭此不幸,他心头一阵沉重。

开车往回走的时候,李弘想到还有件事。公司最近要买一块地,开发新楼盘,可有个钉子户死都不肯搬迁。老总把这个烫手山芋踢给了李弘。不过,李弘一向都不担心,他最拿手的就是这方面了。

钉子户的住处在郊外,路有点难走。本来这里山路就特别多,现在又处处在修路。李弘开着车,手机响了。一看,是老总的号码。

往常,开车时,任谁打来,李弘都不会接的。他是个很容易分心的人,难以像其他人那样,一心二用。所以每次开车,都不会接电话。可自从把这个记忆卖给食忆者后,他发现,哪怕心里想着不能接,手却还是会不由自主地接通手机。

接通后,老板嘱咐了一些事,无非是见机行事之类的。挂了电话,李弘看向前方,心里突然一紧。怎么开到这条路上了?通往钉子户住处的,有两条路。以往,李弘会选好走一点的那条,虽然比较费时。可刚才,顾着讲电话,没能及时转弯,竟然跑到另一条比较险的路上了。这条路很窄,回头是不可能了。

就在李弘懊恼不已时,手机又响了。这一回,是同事打来的,李弘心里咒骂不已,越怕什么就越来什么。接通手机后,同事说的无非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。烦躁不已的李弘正想着怎么赶紧挂掉电话,前方突然传来一阵喇叭声。李弘一看,吓了一大跳,一辆小车从对面开了过来。而这条小路,连下了几天暴雨后,小路靠外边的泥土都被冲刷得颇为松散。如果两辆车同时面对面开过,恐怕有些危险。

电话那头的同事还在絮絮叨叨,前方的车却越逼越近。李弘心慌之下,赶紧扭转方向盘,脚下本想踩刹车,却不小心踩到了油门。结果,车子开到了小路的边缘上。李弘只感到车身一震,整个人顿时失去了平衡,连人带车往下掉去。

“砰”的一声,这是李弘在这个世界听到的最后的一个声音。

当时,看到这份档案,我就问兰花哥:“如果真的能出卖自己的记忆,你最想卖掉什么,忘记什么?”

兰花哥想了半天,觉得就自己这严重健忘症患者,大概是要做那个买记忆的人。然后话题终止,他又扭着屁股出了门。

——END——

« 老烟斗鬼故事:囚鸟 励志故事:活着的最高境界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