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老烟斗鬼故事]惊奇实录14:蛋雕

适当的索取,才有可能长久互惠互利,这个不知道现在有多少人能做到。

兰花哥对于蛋,有着几近变态的痴迷。

我曾和他一起坐几个小时的动车。上车前,兰花哥就提着一包煮熟的鸡蛋。上车后,一个接一个地从里头掏出蛋,往嘴里塞。我听音乐的时候,他在吃蛋;我上厕所回来,他还在吃;下了车,还继续塞。一路上,各种莫名的眼光接踵而至,以为兰花哥是从精神病院偷跑出来的。

有一回,给兰花哥送东西。结果,到了他的住处,发现兰花哥正以怪异的姿势躲在被窝里孵蛋,打算用这种方式,创造出一个属于自己的小生命。

对于兰花哥的任何行为我已经见怪不怪了,不过这倒是让我想起了惊奇实录里的一个档案。

在惊奇档案中,有着这么一份和蛋有关的故事:

宇阳是一个蛋雕艺术者,擅长在蛋壳上雕刻出各种惟妙惟肖的图案。遗憾的是,在这个圈子摸爬滚打多年,他的作品始终未能走红。

更多时候,他在一个个空蛋壳上刻出卡通或可爱的图案,做一些廉价的装饰品。尽管也有不错的收入,但他总觉得这种生活缺了点什么。

这晚,时间有点晚了,但他接了一笔单子,进度有点慢,不得不留在工作室里加班。可没多久,铃声响了,门外是一个女子,长发飘飘,肌肤似玉。

奇怪的是,女子的手里还挽着一个竹篮子,里面竟然是一些蛋!看着宇阳的讶异的目光,女子笑着说:“你好,我叫旦芸。我这里有一些上好的蛋,适合你们做蛋雕的,能耽误您几分钟的时间吗?”

女子介绍说,她老家在山里,经常采到一些禽类的蛋。后来,知道这城市里有很多蛋雕工作者,经常收购一些蛋类,于是老家的人便把收集到的禽类蛋送过来,让女子到这里转一转,看能不能卖出去?

这个城市本来就是以蛋雕艺术闻名,这一带更是蛋雕工作者的集中地。女子来这里推销,自然也在情理之中。可时间都这么晚了,一个单身女子不怕有危险吗?旦芸说:“我也是刚下班,路过这里,就来碰碰运气。”

旦芸的活泼健谈,一下子让气氛轻松了起来。宇阳拿起一颗蛋,顿觉触感有异。做他这一行的,除了要有出众的手艺,还得找到合适的蛋壳!宇阳和其他同行一样,也曾遍寻过各种蛋类,但没有特别突出的收获。可这一次,以他的见多识广,却也无法辨别这枚蛋的类别。

宇阳问,蛋是什么禽类下的?可旦芸说不知道,家人只是在山里随处搜寻,见到有合适的就收集过来,但并不知道是属于那种禽类的?旦芸说:“这样吧,你试试看,如果这些蛋适合雕刻,到时候再说也不迟!”

宇阳点了点头,拿起一枚蛋,先将里面的蛋白和蛋黄放出,处理完后,才慢慢雕刻起来。可一旦开始,他就觉得灵感泉涌而来。没多久的功夫,一枚高质量的蛋雕出现在了眼前。看着自己的作品,宇阳惊得目瞪口呆。说实话,他从未有过这么突出的作品。

仔细回想,正是这枚蛋的绝佳触感和质量,软硬度和柔韧度都堪称是蛋雕的极品,这才触发了他源源不绝的灵感。宇阳对此深感讶异,尽管心中有不少谜团,但他还是爽快地买下了旦芸竹篮中所有的蛋,并嘱咐她,以后尽管送过来。

之后的一个月,宇阳忘我地在一个个蛋壳上雕刻着。他只觉得,只要一用从旦芸那儿买来的蛋壳,灵感就源源不绝,令他进入一种奇怪的状态。一个个惟妙惟肖的蛋雕在他手下诞生,连他自己都讶异不已。

几天后,在本市的蛋雕展览大会上,宇阳的作品深受瞩目,并拍出了展览会设立以来的最高价。荷包鼓起来的同时,宇阳从默默无名到炙手可热。随着名气的渐增,前来订购的收藏者也越来越多。

没多久,买来的蛋就用完了。宇阳试着用一般的蛋雕刻,却怎么也雕不出满意的作品。他发现,只要用普通的蛋壳,灵感似乎就枯竭了。

也许是心有灵犀,这晚,正当宇阳为上次没有留下旦芸的电话号码,以至于无法和她取得联系的时候,旦芸有敲响了工作室的门。

这一次,宇阳和旦芸聊了很多。宇阳觉得,两人有一种说不出的熟悉感,似乎是暌违多年的好友一般。

随着知名度的日增,宇阳的用蛋量也日渐增加。好几次,宇阳追问,旦芸的老家到底在哪里,那些蛋是哪一种动物的,为何以前从未见过?隐隐约约,宇阳觉得那些神奇的蛋似乎不寻常。可旦芸每次都顾左右而言他,并不回答。

当第十次从旦芸处购买蛋的时候,宇阳再也压抑不住,向旦芸吐露了爱慕之意。旦芸的脸红红的,宇阳大着胆子,牵起了旦芸的手,轻轻吻上了她的唇。旦芸默默接受,两人心中都是小鹿乱撞。

隔天,一个多年未见的同学出差,刚好路过宇阳所在的城市。吃饭时,两人聊着天,宇阳这才知道,同学如今在一家化验所工作。

宇阳想起了旦芸那些神秘的蛋,于是拿出了一小块蛋壳碎片,装在小袋子里,想请同学拿回去化验。同学一口答应,装在了包里。

没想到,几天后,宇阳却接到了同学电话。同学说:“哥们,你前几天给我的那蛋壳碎片,到底是哪里来的?化验结果出来了,这蛋壳不属于任何一种动物的蛋,其组成成分也很怪异,以前根本没见过。”

宇阳也吓了一跳,随便编了个理由,说是在路上捡到的。同学没再多问。挂下电话,宇阳心里七上八下,旦芸是怎么得到那些蛋的?

其实,在一起后,宇阳多次追问旦芸住在哪里?可如同那些蛋的来源一样,旦芸对自己的住处也格外保密。交往了几个月,宇阳根本不知道她住在哪里?

收到同学电话后,宇阳就多长了个心眼。有一次,旦芸送来一些蛋。如以往一般,一番温存后,旦芸才离开。这一次,宇阳悄悄跟在旦芸身后。走了一个多小时,两人走到了一处偏僻的地方。旦芸的身影,最后消失在一间木屋中。

宇阳看了看四周的环境。这地方异常偏僻,人迹罕至。一个妙龄女子,单独住在这种地方,且每天步行上下班,太不可思议了!

他偷偷走到木屋的窗户下,朝里面看。木屋的格局很简单,里面就一大间。可寻遍了木屋,没有看到旦芸的踪迹。明明看到旦芸走进了屋里,也没见她出去,这屋子更没有别的门窗,旦芸怎么会不见?

可没等他仔细思索,更令人惊讶的发现接踵而来。木屋正中有一只硕大的蛋,足足有半人高。大型巨蛋的表面,隐隐有起伏波动的迹象,如同人的呼吸一般。没几分钟,只听到一声清脆的声响,巨蛋的底部竟然裂开了一个小口子。接着,一个小小的蛋从巨蛋中滚出,稳稳当当地停落在巨蛋的旁边。这一幕,让窗外的宇阳看得目瞪口呆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短短十分钟里,巨蛋连下了三个小蛋。每次脆响,都会有一枚小蛋从巨蛋内部生出。连着下了三枚小蛋后,巨蛋的裂口竟然又自己合上了,完好如初,看不出丝毫裂开的迹象。而三枚小蛋,一出来都是稳当地停落,丝毫未损。

宇阳认得,巨蛋所下的小蛋,正是旦芸卖给他的那些!若非亲眼看到这一幕,宇阳怎么也不敢相信,那些蛋竟然是如此诞生的!

那枚巨蛋,一定是某种神奇的东西!一整晚,宇阳彻夜难眠。下个月有一场国际蛋雕大赛,胜出者不仅能获得巨额奖金,还能享誉国际。尽管他现在小有知名度,可大赛毕竟汇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优秀者,竟然激烈。以宇阳如今的实力,要胜出并不容易。

思来想去,宇阳想到了那个巨蛋。小蛋都已经具有那么神奇的力量,如果是那颗大蛋,岂不是更胜一筹?若能用大蛋的蛋壳来雕刻,成功的希望就大多了。

光是问小蛋的来历,旦芸就已经不肯坦言了,若是向她要巨蛋,她肯定不会答应!宇阳想了想,觉得不能直接和旦芸要。

挣扎了几天,欲望渐渐战胜了理智。在这个圈子里奋斗多年,出头的日子近在咫尺,却插件而过,宇阳无论如何也不甘心。再说了,自己若是飞黄腾达,旦芸也有好日子过了,这不是一举两得吗?

决定之后的隔天下午,宇阳悄悄来到木屋,旦芸并不在。他偷偷撬开窗户,爬进去,就看到巨蛋正停在屋子正中。宇阳一触摸,巨蛋中竟仿佛有心跳一般,隐约起伏着。他将巨蛋装在一个木箱子里,密封好后,放滑轮车上,悄悄退出去。

将巨蛋偷出木屋时,宇阳似乎听到一声惨叫。他吓了一大跳,可环顾周围,四下无人,这才稍稍放下了心。做这一切的时候,他总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幸亏,巨蛋并不重,反倒是出乎意料地轻。将巨蛋内部清理干净后,宇阳只觉得灵感汹涌而来,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强烈得多。这一次,短短半小时内,一个令宇阳自己都觉得惊艳无比的作品出现在眼前。宇阳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的作品,久久都难以言语。迄今为止,他从未有过这种感觉。

毫无悬念,宇阳在作品在国际大赛中一举夺魁。主办方也曾怀疑巨大的蛋壳是否是人工伪造,可经过化验,蛋壳表面并无任何伪造的痕迹,于是认定是真的。宇阳的作品,震惊了蛋雕界,一举成为国际知名的蛋雕大师。

可自从宇阳获奖后,却一直没再见到旦芸。宇阳用尽了各种方法,也无法和她联系上。以前,一旦蛋壳用尽,她总会如约而至。可如今,蛋壳早就用完了,旦芸始终不见踪迹。宇阳也去过那个木屋,在外头留守了几天几夜,一直也没等到旦芸出现。

难怪她发觉宇阳偷了巨蛋,于是不辞而别?想到这个可能,宇阳心中顿时刺痛。尽管相处的时间不长,旦芸却已在不知不觉间占据了他的心。

这晚,宇阳百无聊赖,正看着用巨蛋雕刻而成的作品。巧的是,那正是旦芸的影像。他将旦芸的外表,雕刻在了蛋壳上。可如今,却只能看着蛋雕,思念不知在何处的旦芸!看了一会儿,他只觉得眼皮越来越沉重。

迷迷糊糊间,竟然看到旦芸走了进来。宇阳欣喜若狂,问她这阵子去哪儿了?旦芸却伤感地说:“这些日子以来,我一直在你身边呀!我是来自深山老林的蛋灵,那枚巨蛋,便是我的化身。蛋灵只能在夜晚活动,白天便处于休眠的状态。你不该偷走巨蛋,将其制成蛋雕的。正因为我内在已流失,只存外壳,生命只能渐渐消亡。如今已油尽灯枯,只能离开。你的才华,假以时日,本也足够你扬名天下。可你终究心太急,杀鸡取蛋,毁了你的将来,也毁了我们的将来。蛋再神奇,爱再浓烈,终究也挡不住你那颗被欲望蒙蔽的心。”

一个激灵,宇阳醒来。这个梦,如此真切,仿佛真实发生的一般。他摸了摸蛋雕,上面竟然有水状物。一尝,咸咸的,和泪水一样。想到这阵子以来的奇妙遭遇,他顿时全明白了,心中悔恨交加。

老实说,第一次看到这份档案,我心里满是怀疑。

我曾问兰花哥:“你真的相信有这事儿?”

在我看来,总有那么一些人,为了点小钱,不惜发挥天马行空的想象力,凭空捏造。而这份蛋雕的档案,我认为就是这种动机下的产物。

兰花哥难得的一脸严肃:“你知道,生命有多奇妙吗?一个连生命都能孕育出来的蛋,个中的神奇可能会超乎你的想象。任何时候,都别小看它。”

——END——

« 老烟斗鬼故事:秤猫 老烟斗鬼故事:丢魂儿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