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老烟斗鬼故事]惊奇实录13:秤猫

有句话是“人在做,天在看”,或许人们藏在心中的每一个秘密都被窥视着。

我喜欢养狗,兰花哥则喜欢猫。

养狗,是因为热闹。而兰花哥则相反,说猫安静,且干净,凡事不需要主人费心。

可兰花哥的猫,不需要主人费心,却常常要我费心费力。兰花哥三天两头就出去,有时要好几天。每当这时候,兰花哥就会把他的黑猫,带来办公室,往我这儿一扔,就算了事。接下来的几天,我就得伺候他家的猫大奶奶。

这天,兰花哥回来,看到他的猫又肥了一圈,皮毛光亮,大为赞叹。我在一旁,直翻白眼。兰花哥把包里的一个档案拿出来,递给我:“整理一下,归入档案,这一趟就是为了这个。”

我翻开档案,俩字映入眼帘:秤猫!

又是猫!现在的我,一看到猫这个字眼,心里都直发毛。见状,兰花哥一边抚摸着他的猫,一边对我说:“看完了档案,你就知道,我为什么这么喜欢猫了。”

这份档案,是兰花哥这一趟的收获:

从李明的宿舍回来后,乔米的胸部就开始隐隐作痛,还胸闷气短,经常觉得喘不上气来。当晚,睡到一半,她被一阵莫名的心悸惊醒。醒来后,大汗淋淋的乔米觉得似乎有一双绿莹莹的眼瞳在盯着自己。她揉了揉眼睛,发现是自己的幻觉。她赶紧掀开床巾,那个皮包还静静地躺在床底。

隔天,乔米顶着两个黑眼圈去收购站上班。一进办公室,却发现气氛有些不一样。平时,大老远就可以听到出纳员小容的声音,今天却很安静。小容趴在自己的位子上,肩膀一抖一抖的,好像在哭。乔米想,大概是跟男朋友吵架了吧!她默默坐到自己的位子上。咦,平常一上班就会粘上来和自己谈股票的李明,今天怎么也没声音了?

乔米拉了拉隔壁李明的衣服。李明缓缓抬起头来,眼神空洞地看着乔米:“你说,我怎么就找不到呢?”整个上午,李明一个人喃喃自语,翻来覆去就是这句话。这些人到底怎么啦?

直到快下班的时候,主任召集所有人开了个会,乔米才知道缘由。小容昨晚下班前,抽屉里还有15万的出纳款。她觉得在抽屉里放一晚应该没事,何况以前也有好几次这样的经验。于是,便没有把出纳款放进站里的保险箱。今天一来,却发现钱不见了。一夜间,潜进站里的人可以很多,现场也没有留下任何痕迹。主任于是召开会议,要大家做事必须严格遵守规章流程。

开完了会,乔米还是有点疑惑。小容丢了钱,难过是自然的反应。可是李明,一向是五毒俱全的浪子,怎么也为了出纳款的事失魂落魄?

中午,乔米拉着李明,到附近的沙县小吃去解决午餐。乔米要了一份蒸饺,吃着吃着,突然发现李明的背后蹲着一只奇形怪状的黑猫。那只猫浑身乌黑,身子圆圆的,细长的脖子上连着一个拳头般大小的脑袋。看着这只黑猫的样子,乔米的脑海里顿时浮现出了收购站里那些四处乱放的杆秤。形状还真有点像!黑猫的两只绿眼睛里射出冷冷的光芒,乔米不禁打了个寒颤,便用脚踢了踢对面的李明:“你看背后那只猫,样子是不是很奇怪?”

李明转过头:“哪有什么猫?”乔米又一次认真地看了看,猫不见了!该不会是自己眼花吧?吃完饭,李明的脸色好了点,两人边走边聊。聊到了一些古籍时,乔米的脑海里突然灵光一闪:以前看《搜神记》时,里面提过一种叫秤猫的东西。秤猫的形状就像一杆秤,因此得名。刚才那只猫,会不会就是秤猫?关于它的记载,乔米只依稀记得一些,后面的全忘了。她决定,下午回去后要去图书馆借这本书,好好钻研。

可是回到办公室不久,乔米突然觉得心口很痛。她捂着胸口,豆大的汗珠从额上滚落。同事赶紧把她送到医院。可相关的检查全做遍了,却找不出有什么毛病。看着手中的化验单,医生眉头紧锁:“看你的样子,症状已经很严重了。可看看化验结果,又没有异常。这样吧,你先留院观察几天。”

住进医院的病房后,乔米胸口的痛苦并没有减轻。她经常痛得冷汗支流,半夜惊醒后,老感觉有一双绿莹莹的眼睛在盯着自己。医生认为,这是心脏受到压迫,才会出现的幻觉。

第三天早上,负责收购事宜的老张到医院看乔米。乔米问老张:“李明这小子也不来看看我!是不是最近又天天出去赌钱,为赌博大业废寝忘食?”

老张拍了拍脑袋:“你这么一说,我倒想起来了。这小子,最近奇怪的很。赌倒是不赌了,可整天恍恍惚惚的。这几天,他一上班,就跑过来问我有没有新的杆秤,说自己的生锈了,还老是一个人喃喃自语,说什么找不到了。你说,我们是收购站,怎么会有新的杆秤?就算有,那小子要来干什么?”

老张走后,乔米越想越觉得奇怪。她打李明的手机,没人接。这小子,不会又去聚众赌博了吧?真是本性难移!在病床躺了一会儿,乔米越发觉得,这样下去也不一定能查出个子丑寅卯来。想到这里,她当即起身,办了出院手续。

回去宿舍的路上,意外又碰到了李明。他似乎没有看见乔米,只是一个人边走边自言自语:“怎么找不到呢?”乔米急忙叫他,李明却没听见一般,径直走了。乔米正要跟过去,却突然看到,李明的身后,正跟着那只形状像杆秤的黑猫!

不同的是,这次的黑猫,口中叼着一支几乎要断掉的杆秤!那支杆秤看起来很旧了,星星点点的杆子已经快被折断。黑猫的嘴巴里还叼着一枚秤砣。秤砣是心形的,铁做的,上面布满了铁锈。

听到乔米的叫声,黑猫转过了头。一触到那两道青幽幽的目光,乔米顿时觉得一股凉意从脊梁爬了上来。黑猫朝乔米晃了晃脑袋,摇着硕大的屁股,跟在李明身后,一摇一晃地走了。

到了宿舍,乔米赶紧打开电脑,找到《搜神记》的电子版,发现了秤猫的记录。上面的描述,简直就跟乔米碰到的那只黑猫一模一样!难道,那只黑猫就是传说中的秤猫?

往下看,乔米更是心惊胆战。上面说,每个人一出生,体内就有一杆秤,那就是心。这杆心秤,以既定的标准,衡量着人一生中的喜怒哀乐与爱恨情仇。直至罪恶累累,沉重的罪恶便会压断秤杆。此时,秤猫便会如约而至,带走这把生锈断裂的杆秤。只是,心秤被带走后,人会怎么样?可惜上面没提到。

乔米颓然地倒在了椅子上。

隔天,上班的路上,小容对乔米说:“李明出事了!昨天半夜,李明的宿舍里传出了惊叫声。住隔壁的老张听到叫声凄惨,便去看看。一走到李明的宿舍门口,声音又没了。老张不放心,便叫门,没人来开。

最后,老张撬开窗户,才看到李明躺在地上,双手紧捂胸口,人一动不动的。他赶紧叫人踹开门,发现李明的心跳已经没了。送医后,也没能抢救过来。”乔米心中一惊。昨晚,是这些天来睡得最沉的一个晚上。没想到一觉醒来,这个世界又少了一条生命。

走进办公室后,小容拉开了抽屉,突然一声尖叫:“钱,钱回来了!”她欣喜若狂地从抽屉里拿出一叠钱,数了数,正是丢掉的那15万!整个办公室的人都觉得不可思议。这个小偷,竟然把偷走的钱又送了回来!

这些惊讶的人中,并不包括乔米。

其实那天晚上,乔米去李明的宿舍,想借张碟片看。李明不在,而两人的关系已经熟得像兄妹了,乔米知道,李明把钥匙压在门口的花盆底下,便自己拿了钥匙,开门进去。找碟片的时候,乔米无意中发现,床底下有个黑色的皮包。打开一看,里面有整整十五万!

当时,乔米和男朋友已经到了谈婚论家的程度,但为了凑齐买房子的钱,两人弄得焦头烂额。乔米看了看宿舍旁边,一个人也没有。想想交往多年的男朋友,再想想高不可攀的房价,她于是偷偷将皮包带走。

隔天上班才知道,李明因为股市被套牢,赌博又欠了一屁股债,才会铤而走险。趁着小容将出纳款放在抽屉里,李明半夜潜回办公室,拿走了钱。

而昨天下午,那只如影随形的秤猫,还有李明异常的举止,让原本善良的乔米害怕了。反复思量后,她决定将钱偷偷还回去。

参加完李明的追悼会后,一回到宿舍,乔米下意识地打开电脑。她赫然发现,屏幕上出现了秤猫那双绿莹莹的眼睛!

之后的乔米,脑海里经常会浮现出秤猫那两只绿绿的眼瞳。她知道,在某个不为人知的角落,总会有一双绿色的眼瞳,在注视着人们的一举一动。而心灵的杆秤,永远不会停止对罪恶的衡量......

合上档案,我对兰花哥说:“原来你这趟还是办正经事!”

兰花哥却一脸贼笑:“哎呀,正经事也办,不正经也办。”

“啥不正经事?”我有些好奇。

兰花哥叹着气说:“说起来,真是气死人了。本来,约了个人,人高马大的,以为是哥哥。我就让他来个角色扮演,先打我,再非礼我。你知道怎么着?对方一听说要打我,就捏着粉拳,捶打我的胸部,还嗲声嗲气地说,打死你,打死你!”

我一口茶水差点喷出来:“明白了,撞型了,变成姐妹磨豆腐了。”

兰花哥说:“可不是。人家是怀着大好憧憬去的,结果碰到了这么一个贱人。我当时生气了,直接就给他一巴掌。结果,那贱人反倒一脸享受,差点没把屋顶叫塌。要不是当时环境限制,我估计他都想吊在吊灯上,让我拿皮带抽他了。”

兰花哥像被人夺去贞操的样子,一脸委屈。

无语之际,我赶紧翻开新档案,整理完后,在档案袋上写上了一个醒目的编号:四十九号。

——END——

« 老烟斗鬼故事:壁虎 老烟斗鬼故事:蛋雕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