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老烟斗鬼故事]惊奇实录11:暴力玩偶

我曾问过兰花哥,希望在什么情况下,碰到怎么样的另一半?

兰花哥的回答,一贯的雷人:“我希望,那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,我扭着小屁股,扭呀扭进一条小巷子。突然,从黑暗中冲出一个半年没洗澡的民工......(此处省略一万字)”

尽管无语,但不得不承认,这完全契合兰花哥一贯的追求。

当然,这世界之大,无奇不有。每一种独特的爱好,都与个人有关,与他人无关。有人喜欢斯文,有人喜欢装纯;既然如此,有人喜欢简单粗暴,也不奇怪。在这种事情上,只有更怪,没有最怪。

说到暴力,我记得有一个档案,记录的就是和暴力有关的事件。当然,人家和兰花哥不同。兰花哥是享受,而档案中的主角,则深受暴力之苦。这份档案,编号十九,主角叫若禅:

回到家里,看到李恒不在,若禅的心里顿时一紧。

李恒肯定和那群狐朋狗友们出去喝酒了。结婚前,他是个烟酒不沾的人,可一结了婚,认识了一帮坏朋友,结果夜夜笙歌。更要命的是,从前内向斯文的李恒还有了暴力倾向,每次喝醉,回家后总是对若禅拳打脚踢。

为此,若禅的身上三不五时出现伤痕。好几次,她想过离开,但每次面对清醒后痛哭流涕忏悔的李恒,她怎么也狠不下心。她总想着,也许李恒只是压力太大,无处疏泄,只要给他时间,总能慢慢改好的。

可这么长时间下来,李恒似乎没有好转的迹象。每次看到他去喝酒,若禅心里就一阵紧张。她躺在床上,怎么也睡不着,翻来覆去全是李恒那醉醺醺的样子。

过了十二点,没多久,就听到了门铃的声音。果然,李恒一进门就开始摔东西,还不时破口大骂。客厅里一阵“兵乓”响,可意外的是,李恒接着就回到卧室,看也没看若禅,倒在床上就呼呼大睡。

这令若禅有些不解。照往常的经验,李恒摔东西后,接下来就会没事找茬,然后对若禅动手。可今晚,这一幕并没有发生。

隔天一早,李恒像以前一样,一醒来就跪在若禅面前,声泪俱下,说自己昨天在公司做得不开心,和朋友喝酒解闷,结果喝醉了,才会做了糊涂事,对若禅动手。李恒信誓旦旦,求若禅给她一个机会,以后一定不会再犯了。

同样的言语,若禅不知道听了多少次,感觉都麻木了。不过这一次,让她满腹疑团的是,昨晚李恒并没有动手打她!可在他的印象里,似乎两人确实发生了冲突。难道真是他喝醉了?可以前,李恒哪怕醉得再厉害,也不至于如此颠三倒四。

若禅没理他,梳洗完后,径直到厨房里,准备早餐。经过沙发时,看到上面有一只毛茸茸的玩偶。她皱了皱眉,这是谁买的?不过仔细看看,玩偶还挺可爱的,一下子吸引了她的目光。玩了几下,若禅心中突然有了一股异样的感觉,仿佛眼前的玩偶是多年的旧友一般,两人之间有着难言的默契。

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?她自己也觉得奇怪。一旁的李恒忙告诉他,这是他昨天中午经过一个小店时,看着可爱,就买了回来,想送给若禅。

可仔细看了看,玩偶身上有些毛被扯落了,掉了一地,还有些斑痕。看样子,好像是昨晚才掉的。而且,玩偶身上凹一块凸一块的,像是被人大力气拉扯过。看来,说不定是昨晚李恒发酒疯的,玩偶也遭了池鱼之殃。若禅心疼地将它整理好,放在卧室的床上。

之后的几天,怪事连连。每晚,李恒就和往常一样,和一帮朋友出去鬼混。喝醉回家后,照样摔东西,可却再也没有动手打过若禅。每次清醒后,李恒就觉得自己打过若禅,又跪在地上痛哭流涕。这样的怪事,令若禅有些哭笑不得。

这天晚上,若禅思来想去,决心把事情弄个明白。每次,她总是躲在被子里,大气都不敢吭一声。可这晚,她没有睡,而是将卧室的门开了一小缝,自己躲在门后,悄悄注视着客厅。果然,没多久,就看到李恒醉醺醺地回到家里。

一回来,李恒就开始摔东西。一会儿,他又指着前面,大吼一声:“你敢不听老子的?看老子揍死你!”

若禅吓得往里面一躲。客厅里传来拳打脚踢的声音,她这才想起来,李恒刚才那话并不是对她说的!难道客厅里还有其他人?

若禅悄悄往外看,可这一瞧,心里顿时狂震,李恒面前还有一个女人!李恒正对着那名女子,拳打脚踢,嘴里还不断骂着脏话。若禅看了一会儿,更是惊得目瞪口呆!那名女子,竟然和若禅长得一模一样!

不管从哪个角度看,那名女子活脱脱是若禅的翻版!这么一想,若禅顿时想通了李恒的怪异行径。前几次,肯定也是因为女子的关系,李恒以为自己打了若禅,这才会有隔天的道歉和忏悔。可那名女子,到底是怎么出现的?

若禅仔细想着刚才的事,自从李恒进门后,家门紧闭,根本就不可能有人进来。而在李恒回家之前,更不可能了。再说了,那名女子的面貌,和若禅一样,想来不会是凑巧。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

若禅目不转睛地盯着客厅。只见李恒发泄完怒气后,气冲冲地朝卧室走来。若禅赶紧躲进衣柜里,李恒一进卧室,就倒床大睡。一直到李恒睡着后,若禅悄悄走到客厅,那名女人又不见了!

若禅看了看门窗,没有打开的痕迹。再仔细一看,发现那名女子刚才站的地方上,竟然是那只玩偶!这下,若禅想到了,刚才李恒打“她”的时候,若禅并没有看到玩偶。而如今,女人消失,玩偶却又出现了。

这下,事情再明显不过了。若禅仔细检查那只玩偶,果然发现刚才被李恒打过的那几个个部位,都出现了污点。若禅真是没想到,这只玩偶竟然还有这种作用,能化成女主人的样子,代替她遭受暴力!

隔天,若禅仔细想李恒打听了玩偶是在哪里买的?等李恒上班后,她便请了假,照着李恒说的地址,找到了卖玩偶的商店。

那是个卖杂货的小店。若禅谎称,丈夫前些天在这里买了一个玩偶,送给了同事的女儿。后来,有另一个同事的女儿也很喜欢。若禅便来这里,想再买一个。

店主听了来意,惋惜地说:“不好意思呀,那种玩偶只有一个。其实呀,那玩偶是别人寄在这里卖的,因为是用过的,所以就便宜处理掉了。”

若禅想,玩偶的主人家肯定有着不寻常的故事。她千方百计和店主拉近关系,最终才得知了玩偶的来历。原来,玩偶是附近小区一户人家的。那户人家的女主人长期遭受丈夫的家暴,最后一次因失血过多而身亡。丈夫也因喝多了酒,从十五楼摔下来,当场死亡。后来,小区的清理人员将一些不要的东西收拾好,这只玩偶就被放到杂货店里寄卖了。

听了玩偶原主人的遭遇,再想想自己碰到的怪事,若禅心里一个激灵。难怪是因为自己的不幸,女主人才会借助这个玩偶,帮助其他有着同样遭遇的女子?

回家的路上,若禅接到了李恒的电话:“你在哪里呀,我身上不知道怎么回事,有些斑痕和淤肿。好痛,现在在医院里,你快过来吧!”

赶到医院,李恒已经包扎好。回家后,若禅仔细打听了经过,李恒却也说不出什么。李恒说,早上起来还好好的,可到了公司没多久,身上有些地方突然痛了起来。更离奇的是,从上班开始,他一直坐在办公室里,根本没有碰撞过,连起身都没有。那些伤痕,像是从天而降一般,让他百思不得其解。

若禅问过医生,对方说那些伤痕,像是和人打架时被伤到的。可李恒这人,若禅再清楚不过,虽然在家里很横,但在外头从来不敢和人起冲突。再说了,她也打过电话给李恒公司的人,都说李恒一早上确实都坐在办公室里,什么也没干。

这阵子的怪事太多,若禅早就见怪不怪了。之后一段时间,李恒身上的伤痕时好时坏,反反复复。每次身上的伤痕好得差不多了,其他地方总又会凭空出现一些新的伤痕。这下,一直陪伴在身边的若禅才确信,那些伤痕确实是毫无原因地出现的。

因为担心是什么大病的症状,李恒去医院彻底检查了一番,听医生说没其他问题,这才稍稍放下心来。身上满是伤痕,也没法上班,两人都请了一段时间的假。李恒在家养伤,若禅则悉心照料他。

也正因如此,李恒这段时间都没出去喝酒,两人的关系反倒亲密了许多。有一次,李恒终于向若禅道歉:“对不起,前一段时间,我压力太大,又交了坏朋友,天天喝酒,结果回到家就撒酒疯,让你受委屈了。经过这段时间的静养,我也想明白了。钱挣得再多,也不如像现在这样,舒舒服服地过着小日子。我保证,以后不会再和那些朋友往来,也会彻底戒掉烟酒。你原谅我,好不好?”

若禅眼眶红了。她明白,李恒本质并不坏,这也是她一而再地容忍的原因。她总相信,李恒有一天会醒悟。而这一天,终于到来了。

而这段时间,若禅还有一个新发现。她发觉,每次李恒增添新伤痕后,玩偶身上的伤痕便会少一点。对照起来,她更是惊觉,玩偶伤痕消失的部位,和李恒添新伤的部位,竟然极为吻合!这个发现,让她似乎明白了什么。

她终于明白了玩偶的魔力,以牙还牙!将暴力施诸他人身上者,那些拳脚最终也会回到施暴者身上,分毫不差!原来,这就是李恒这阵子莫名其妙得怪病的缘由。

当玩偶变得和刚来时一样洁白可爱时,李恒身上也终于不再出现新的伤痕了。李恒履行了自己的承诺,不再喝酒,两人的感情又回到了恋爱时的甜蜜恩爱。

这一天,当若禅听到有个女友哭诉,说她遭到男友的暴力对待时,若禅微微一笑,拿出了那只玩偶,送给了女友,还说:“拿着吧,相信我,它会帮你的!”

看吧,有时候你不得不承认,冥冥中似乎已有定数。像兰花哥这样的,大半辈子都在渴求被虐中度过,却无法得偿所愿。基本上,被兰花哥锁定目标的,都巴不得一板砖拍死自己,哪来的勇气敢和兰花哥叫板?

——END——

« 老烟斗鬼故事:老实人诊所 老烟斗鬼故事:壁虎 »